HautWeibo 团队战略解读邮件:《关于俊桦提到问题的探讨,及谈谈微博协会的整体规划》

Hi,all:

昨天对俊桦做了什么我就不说了,我只知道昨晚我很晚才回到住的青旅,在这之前……

说正事,俊华在微信里提出的问题很具有所有项目思考的价值,就是:跟别人相比,我们的特色是什么?

我的看法是,无论是微博,还是QQ群,或是其余媒介,之前我就说过建立媒介只是第一步,只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我们永远没办法把媒介本身作为我们的特色,通过媒介传达出的优质内容才是我们跟用户提供的价值所在,也是我们区别于其余媒介,社团的核心所在。

就拿QQ群来说,如果只是简单的聊天交友的话,那这无疑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他跟其余新生群毫无差别。昨天下午群里提到了跟后勤部门合作通过我们微博Q群等为新生提供住宿查询的话,我们可以在别人之前拿到这些,在别人之前提供这些,这就是我们的价值所在,也是别人给不了的东西,跟其余新生群的差别就出来了。这只是个思路,不可能用这一招一直运营QQ群。

关于另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我们为什么要涉足微博之外的领域?

这一点造成大家的疑惑也是我跟城哥烨哥做的不好的地方,随着我们的实验模式探索,对于社团逐渐清晰的定位一直没跟大家谈过。微博协会(姑且先这么称呼)的最终目的是聚集一大批好玩有爱的人做一些牛逼的事,至于从业务方面我们需要做什么事?

两件事:1.我们做媒体,要做工大,工大周边,郑州市,乃至影响更大区域的高校媒体。这一点是围绕之前说的工大小V互动传媒衍生开来。2.我们做青年文化,社会创新,做文化,这一点围绕之前说的微青年沙龙衍生开来。

做媒体需要内容来填充,就拿CCTV来说,也不可能仅仅占用几个频道波段就能成为老大,他们也需要各种节目栏目来填充自己。

做文化需要媒介来传播,做文化就代表着产出内容,而产生的优质内容只有通过牛逼的媒介传播出去,才会影响更多的人,发散出更大的价值。

所以对于我们的团队来说,媒体和文化这两块,相辅相成,媒体需要文化的内容填充,文化需要媒体的有效传播。

这大概就是目前现阶段我们根据3年的探索,形成的一个稍微开始清晰的思路。

而说到重点,我们为什么要涉足腾讯人人豆瓣?

1.做有话语权的媒体,就要尽可能的把各个渠道都有布局,一个媒体圈形成的传播能力,会比单个的媒体的价值放大很多倍。媒体不仅仅是微博这一个媒介,当微博已经做到全校最好的情况下,在保持优势的基础上,我们要发散出去,形成覆盖各个媒介的媒体圈。

2.比较小的一个原因:防御手段。这就跟为什么新浪微博腾讯微博那么牛,网易搜狐还是要做微博一样,说白了,战略防御手段。网易微博搜狐微博的目的不是做成人数很多的微博,重要的是它要有微博,这样才能防止万一某天的局势变成了没微博储备就生存不了,他们以之前的储备可以发力,度过难关。(当然,我们在其余平台上要做也要做的非常好,不仅是防御)

3.也是最关键的一点:也是战略防御手段:万一有一天新浪不在支持微博协会,我们开始没有这么充裕的资金,我们怎么办?所以我跟城哥一直以来都在致力于避免这种被动的情况,我们甚至希望大家在做事的时候忘记这个团队叫"微博协会",我们的目标的媒体,而媒体不仅仅是微博这一个媒介,当微博已经做到全校最好的情况下,在保持优势的基础上,我们要发散出去,形成覆盖各个媒介的媒体圈。当然,既然现在新浪还在扶持我们,出于对投资人负责,我们依然会把微博作为主要业务并把它做到最好。但媒体不仅仅是微博这一个媒介,当微博已经做到全校最好的情况下,在保持优势的基础上,我们要发散出去,形成覆盖各个媒介的媒体圈。就像俊华说的那样,校学生会院学生会的重要性他都摆在了微博协会后面,我作为新浪校园河南区的主管,现在也是在以我们团队的利益而不是新浪的利益来做价值衡量。

所以微博协会必须要形成自我造血的能力,只坐享其成依靠新浪,如果有一天我们被新浪抛弃,将粉身碎骨。这一点希望大家都有忧患意识,也是两年之内微博协会最具战略意义的一点共识。

总的来说,微博协会要做的,就是要以企业的方式做社团。或许以后我们不叫社团?叫团队?总之它要颠覆现在国内这种已存在的老套的社团模式,是一次实验,更是一次革命。谁说社团必须这样这样?谁说社团不能那样那样?我们不必拘泥于传统社团的任何特征,需要怎样就怎样,怎样大家舒服就怎样。以做企业的方式作社团,最终形成的结果可能是社会企业。关于什么是社会企业,大家可以查一下相关资料,举个例子,多背一公斤就是社会企业,自己可以赚钱,赚钱无压力,但不以赚钱为最终目的,而是以回报社会,做有意义的事情为最终目的。这样的企业,就叫做社会企业。

因为社会企业的偏公益性,我认为从高校里起步是最合适不过的了。现在大家都没有太大的生存压力,只要我们有一个共同的理想,对生活及生命,未来都充满着美好的期许,总有一天这个团队会变的牛逼的一塌糊涂的!

这个团队是城哥,烨哥,锋哥和我在大学里投入最多的一项创造了,甚至计划过即使毕业,也会一直支持下去跟伙伴们一直做下去,我跟城哥已从公司退出,下学期将专职做团队相关工作。过去的几年我们的资源积累已经非常雄厚,而现在开始,将是我们着手于整合资源焕发价值的时候。

正如我刚刚所说的,这是一次实验,更是一次革命。说实验是因为它每天都是在探索在改变的过程中,说革命是因为我们终将颠覆所有其它社团,看到他们目瞪口呆傻眼的那一幕。这个过程势必是美妙的,能够跟伙伴们一同参与进这个过程,我很荣幸,好好享受这个过程吧,只要你还像个孩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