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9

当我们的目标只是应付工作任务时,我们会关注职能边界和工作责任。我们做好自己的这一部分,然后等着别人完成属于他们的那一部分,当别人没有按照期望完成工作时,我们就会冷嘲热讽,觉得是他们的无能影响了目标的实现,有意无意的想「事儿成不成无所谓,只要别是我这个环节的责任就行了」。

然后就是推诿,找借口,装无奈,觉得自己英雄无用武之处,黄金被沙粒埋没,被无能和愚蠢的环境、同事、老板、公司制度、公司文化所扼杀。

相反,若我们的目标是「让事情发生」,状态就会完全不同。为了让事情发生,就得杀红眼,就得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让正确的事情相继发生」是唯一的标准

工程师不理解需求,我们不论是画图、写文档、做原型还是直接表演给他们看,一定要弄到他们理解需求为止;合作伙伴不配合,我们不论是威逼还是利诱,拍桌子红脸还是跪在地下磕响头,一定要弄到他们配合为止;老板不支持,那我们就用最小的代价和完整的逻辑证明你的观点,说服他,没日没夜地说服他,厕所里堵住他说服他,电梯里拖住他说服他,满地打滚,以头抢地,把刀架在自己脖子上说服他;自己团队的同事解决不了的技术或者业务问题,不论是买书自学还是彻夜查资料还是找到其他行业大牛在他楼下跪一夜,一直到想办法找到解决方案为止。

别管什么边界,也别管什么权利——没权利就建立影响力,连影响力也没有就抱着别人的大腿哭着求,如果又不懂得建立影响力,又跪不下去,就别当产品经理了。另外也别太在意和谐,如果目标是让正确的事情发生,那么其他人怎么看待我们,觉得我们是不是傻逼根本就不重要。更别在意不公平,想要做成事,受点委屈太正常了,不要一天到晚苦大仇深,啜泣叹息了。

「让正确的事情相继发生」是唯一的标准,用结果说话,过程中吃了多少苦根本不重要。深夜拧亮台灯披上衣服离开熟睡的姑娘,清晨开门回家冲进浴室拿出钳子和针线咬着牙不哼一声取出身体里的弹头,缝合身上的伤口,换上干净衣服。姑娘睁开惺忪的睡眼问你昨晚还顺利吗?你满脸笑容轻轻告诉她,还挺顺利的。

这句话里的另外两个修饰词,一个是「正确」,一个是「相继」。

原文:http://qiuyuexp.com/p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