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一家照相馆的名字要叫「子非照相馆」

1

「名字定下来了,就叫子非照相馆」

在群里收到这个消息时候是一个周六的凌晨,天微亮,微凉,在此之前我们感叹过无数次「夏天终于要离开了」却始终不曾离开之后,秋天终于缓慢的到来了。

在秋天到来之前李俊桦已经为这件事思索了许久,但从拿下房子那一刻我们才意识到,这小子真的是要开干了,于是从那之后的每天你能看见他筹备的身影,设计、装修、采购、策划,一个不着调的人突然着调起来总让人觉得这世界美好了一点点,而正如所有的故事都会让主人公面临一个问题一样,在事情进展到某个节点的时候他也遇到了一个问题:该起个什么名字好?

在那段时间我们已经经历过无数个讨论的夜晚,恰巧我工作上的状态不佳,每天日夜颠倒,而俊桦则跟每一个要干大事儿的人一样,连睡觉这件小事都变得困难起来,于是每一个睡不着觉的夜晚同时也就变成了我们思绪纷飞的时刻,每次讨论最激烈的时候抬头看看天已经亮了。

在这个过程中关于名字有过无数种选择:xx影像、xx影像工作室、xx创意影像工作室;xx摄影、xx摄影工作室、xx创意摄影工作室;当然,还有集所有大成于一身的 xx创意摄影影像工作室……

2

这个时代我们一边享受着新技术和新文化带来的便利,也同时承受着某种纷杂:以前老老实实做生意的,现在叫创业,开个小卖铺都要上市;以前写文章就是写文章的,现在叫自媒体,恨不得明天就颠覆电视台;以前思维活跃就叫思维活跃,现在叫互联网思维,恨不得生孩子都要从网上下载;就连卖水果卖菜的现在都叫O2O,恨不得明天都要拿一千万美元融资走上人生巅峰……

于是,以前的「照相馆」,现在也悉数变成前文所说的xx影像、xx影像工作室、xx创意影像工作室、xx摄影、xx摄影工作室、xx创意摄影工作室、xx创意摄影影像工作室……

我们这个时代已经没有照相馆了,那些照相馆里简简单单的美好,我们已经很久都见不到了。

3

1827 年,法国人尼埃普斯在自己房子顶楼的工作室里在白蜡板上敷上一层薄沥青,然后利用阳光和原始镜头对准窗外用长达八小时的曝光时间,拍摄出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幅照片。

如果一定要选定一些节点作为改变人类进程的足迹的话,1827 年的这一天一定是其中之一。在随后的时间里,人类陆续发明了更加成熟的摄影技术,发明了胶片、录像机、电影、电视、计算机……随后人们还发明了手机,在此之后「摄影」这一只掌握在专业人士手中的技术真正变成全人类热衷的事情之一。

这些发明都跟尼埃普斯那第一张照片一样,记录了此后人类一个又一个的时代的故事。这些故事包含那些改变了世界的大人物,也包含默默无闻跟你我一样在工作日六点下班到地铁站的默默无闻的人;它们记录了人类历史所有的重大节点,也记录了三个月前的周末你在万达广场的三楼拐角第二家吃了什么。

摄影成了全人类的共同爱好,而互联网及社交网络的发展更加剧了这一现象,人类最大的社交网络 Facebook 每天处理来自世界各地的 3.5 亿张照片,另一个手机上的应用 Instagram 每天处理的照片也超过了 8000 万张,人们疯狂的拍照,上传,分享,点赞,共同演绎这一人类历史上最疯狂的大规模创造运动。

影像是为了记录,人们希望记录些什么。

4

于是,你看,「子非照相馆」就在这些前提的共同作用下诞生了。

影像是为了记录,照相就是照相,所以我们决定不把这个拍照的地方叫成「xx创意摄影」,也不是「xx影像工作室」。这里不把「创意」挂在嘴边,就好比说出「洋气」这个词的那一刻本身已经「不洋气」了一样,「工作室」?嘿嘿,这个词儿总让我们觉得它已经变成了「无证经营」的另一种高大上解释。

比起这些纷繁复杂的称呼,我们更希望它像一家我们小时候见过的那样的简单美好的照相馆:每个人都是有血有肉的「人」,而不是只会假笑假客气假正经的机器;有人来的时候客客气气的招呼,偶尔脑子坏掉喊出一句「客官请上座」也不是不可能;用最不可思议的认真对待每一个拍摄的细节,处女座的工作态度在这里会格外受欢迎。在这里我们记录「人」,记录人们自己,记录人们的家人,记录人们的朋友,记录每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的每一个值得记录的时刻,让影像最终回归它最本质的功能:就是记录。

5

为什么一家照相馆的名字叫「子非照相馆」?因为这世界需要一个叫「照相馆」的照相馆。

——
lomo
2015.1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