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07

几天前跟徒弟吃饭,聊到很多充满小恶魔的想法及看起来「大逆不道」的观点,说到兴起时我表达了一个长久以来强烈的态度:从做人的角度来讲,我的理想从来都不是做一个「完人」,而是要做一个性格鲜明,优点突出缺点突出甚至人格缺陷都很突出的人。更进一步,如果可能的话,做一个这世界的「混蛋」我也是从不拒绝的。

我们的生活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完人」:你永远看不到他作为一个「人」该有的温度,你永远看不出他们的情绪,不知道他们是兴奋还是失落,也永远看不到他们有焦虑与迷茫,无论何事他们都会在站在大众观点一方并代表着正义与正确,你也永远看不到他们犯错,总之,你觉得这种人很不真实,好像他们生来就是拯救世界的完美的超级英雄。

职场中有个词叫「professional」,意思是「专业化」的,人类为了掌控一切甚至规定了「专业化」的微笑要露出几颗牙齿,「专业化」的站姿手臂与身体的夹角在多少度,「专业化」的说话音量是多少分贝,「专业化」的发言内容要用「没有不高兴」表达严肃的鼓励。总之,在「专业化」的潜规则里,你不能有负面的情绪,你说话要小心翼翼,无论你情绪高昂还是一落千丈,你都要尽可能表现出足够的「收敛」,如果你不认同,那对不起,你就进入不了「职场」的世界。

去他妈的。

无论是职场还是做人,「做一个完人」从来都不是我的选择之一,想都不要想。拿工作来说,在团队中,我不知道在成功学大师那里一个合格的 leader 应该表现出怎样的形象,但至少在我这里,我会把我的方方面面都展现出来。比如我会在每周团队会议上跟团队分享我的所有,我的兴奋、我的失落、我的焦虑、我的沮丧,我甚至在一件事情没想清楚的时候,实话实说地向他们诉说着我的迷茫,说我还不知道该怎办。我从来不懂所谓的「管理」,也不屑去懂,我的优点、缺点、开心、失落、鸡血、迷茫,全都从不掩饰的展示给我的伙伴,我不知这是否正确,也不说这是否有效(事实上,并不是什么事都能以「有效」衡量),但至少在我看来,我的团队会对我了解更多,他们会知道我是个无害的人,他们也会从我这里看到我对这件事的希望,和我的理想。我想,至少在「建立一致性」这方面,其实做的还挺不错不是么?

曾经跟团队中的好朋友聊到「混蛋」的话题,我说你看,作为一个互联网从业者我的偶像从来不是李彦宏和马化腾,也不是曹国伟和张朝阳,这些带着浓浓职业经理人气息的「成功者」从来不是我所向往的未来,而带着「混蛋」、「痞子」称号的周鸿祎罗永浩唐岩,才是我所欣赏的创业者。而把范围再扩大一些,那张印着「I'm CEO,bitch!」名片让我和我的兄弟双膝跪地,推动了我们整个大学时代所有进步,扎克伯格那张写满偏执和人格缺陷的脸也一直占据着我各大社交网络的头像。

还记得在《社交网络》这部电影的最后,诉讼结束后女律师对只留下孤单一人的 Mark 说,

You're not a asshole, You just trying so hard to be one.
你本并不混蛋,你只是太努力成为混蛋。

切,那又怎样呢!这依然不影响一个社交障碍的人建造了这个星球上最大的社交网络。

而唐岩在纳斯达克敲钟那天跟投资人一起对网易竖的那个中指,更是,简直不行。

所以你看,无论是印着「I'm CEO, bitch!」的名片,还是在纳斯达克上对着不爽的人竖中指,这些上不了台面的,甚至再有的人看起来幼稚、无聊的恶趣味,才是一直吸引我不断成长和进步的源动力,也就是说,说什么「不做完人」只是谦虚的说法,通过种种恶趣味来做一个快乐的「混蛋」,才是我认可的成功的方式。

我甚可以毫不掩饰的承认自打懂事儿起成长到今天,我收获的所有的成绩所有的进步,大都来源于那些上不了台面的恶趣味,比如:吹牛、刻薄、挖苦、得瑟、骄傲、自大……

比如我做了个牛逼的组织,主要目的就是为了把其他垃圾组织比下去;比如做很多事情会在设计和美方面下很大功夫,大多是因为要恶心下那些不重视设计和美的「友商」;比如我做好玩的事儿,是因为想要对着那些整天一本假正经的人狠狠的得瑟,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无趣;做一个产品中小小的无人发现的细节,但反复的打磨和把玩却让我沉溺其中不可自拔;再比如,在我高二的那年我曾发誓从此之后一定要努力变成一个了不起的人而不是沦为一个混混,因为在那个时候我的班主任认为我铁定就是个混混,那时候我觉得我所有的努力都是为了几十年后我的学校请我回校演讲时,我可以臭牛逼的说一句「武成新老师还在的话我就不去」。

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我能体会到由衷的兴奋和快乐,哪怕是一种「自嗨」,从他人的角度讲也多半是一种自嗨,因为在我觉得自己尖酸刻薄吹牛自大的时候,那些被我尖酸刻薄吹牛自大的「敌人」们并不一定知道或并不一定当回事,但这却丝毫不影响我乐在其中,并把一件又一件的事情做的更好。

当然,最大的恶趣味还是做一件牛逼的事儿可以让我畅快的吹牛逼。是的,在我的认知里「吹牛逼」从来不是贬义的行为,并且基于某种诚实和人格方面的闪光点,我认为任何的「吹牛逼」行为都是要建立在事实的基础之上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正是吹牛逼这种恶趣味一直推动了我的成长:喜欢吹牛逼,但不喜欢说谎话空话,所以就只能默默的把牛逼中的事情做好,为之后更多的吹牛逼机会打下基础。

之所以从来不会掩饰自己的恶趣味也不掩饰自己的缺点及人格缺陷,是因为我觉得其实人也就这么回事。无论是富丽堂皇的梦想还是要改变世界的信仰,归根结底不就是这些各不相同的某种满足感。我希望做了不起的事,我希望让周围的环境变得更好,我希望能改变世界,这些都一样。就拿「我希望改变世界」来说,不管改变世界是一件多么伟大的事儿,一个人希望自己能够世界,也首先是从「希望通过改变世界能让自己获得精神上的满足和愉悦」的这种动机出发,说白了,正确的看待「自私」这个词是能否客观参与公共议事的第一步,也应该是「公民课」的第一课,无论是牛逼的人还是伟大的人,无论多么的牛逼和多么的伟大,他们也只不过是把「个人」的利益和「群体」的利益绑在了一起。所以,「自私」是所有人的共性,一味地排斥「自私」甚至否认自己的「自私」是相当想不明白的做法,当你想明白「人类其实就是这么回事」的时候,就会对自己的行为、想法,都有了解释的支撑,这个时候,也就没必要掩饰自己的任何想法了。

  2015-06-07 02:02   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