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8-17

办公室在四楼但窗外就紧挨着高架,晚上的时候来往的车灯在窗边飞过,让人感到恍惚,分不清在地面还是空中,产生不切实际的未来感。

周末的晚上,回家很晚,但心情很特别。但司机破天荒的开的很快,从公司到大上海只用了14分钟。

把前段时间跟妹妹晚上从医院回来买的泡面给吃了,吃的时候竟荒诞的伴有一种仪式感,就像是周末的晚上对自己的奖励一样。

回来的路上不可救药的陷入了思考打了鸡血一样觉得,要么好好活着,要么赶紧去死。

因为突然很强烈的欲望去问自己:你他妈的到底在等待什么?

等某个人?还是某件事?亦或是某个机会?

但这世上哪有那么多东西是纯粹等来的啊。

要走就赶紧走,要留下就认认真真的把事情做好。

不那么粗糙的或者,努力让生活变得充满诗意。

曾经幻想伴着它走世界的单车已落了灰,希望记录世界的单反也已闲的快要发霉。买的一大堆书也在那静静的躺着。

所以你到底在做什么?

觉得环境不好就去改变环境,觉得有些东西不够酷就努力把它变酷,所有的行为中最没出息的就是等待,等待就是等死。

突然想起去年在北京的那段日子,每个冬日的夜里一个人出去走走的时候,北方寒冷的冬天让我感到特别舒畅,就那么一次次的看看夜里的中关村,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玻璃上一层浓浓的寒气,进去后就能感受到另外一个世界,除了瞬间让眼镜结雾的温度,那咕嘟咕嘟的关东煮的气味,现在想想也没那么讨厌了。

  2014-08-17 01:10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