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6-06

(1)
又是饭局。

(2)
饭桌上互相聊工作、聊单位、聊行业、聊考证、聊升职、聊工资。

我一声不吭,觉得无比委屈。我在忧愁的是,怕不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怕不能做有意义的事,怕不能做牛逼的事。

我本不想那么矫情,动不动就谈什么理想是挺恶心的,但是,我还是那么沮丧,像是挨了一记闷棍,迫切的想逃离那个桌子,出去透透气。

他们从来不会考虑自己想做什么吗?

他们从来不会因为「做不了有意义的事」而悲伤吗?

理想这个词最近已经被我提的听到就恶心了,但,他们真的不会想想自己的理想吗?

(3)
「当你身边一群人都在说柴米油盐的时候,你说起理想,那种场景可以想象的出来。久了,你也就慢慢的习惯了柴米油盐的话题。所有人都不说理想的时候,你就真的放弃了它。理想也就慢慢的沉在了心底,只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偶尔想起。」

想起前些天看到的这段话,我甚至能想象到当时如果被问到我的情况时,一脸二逼的脱口而出「我就想做有意义的事」,会是多尴尬的场景。

所以我到最终也只是沉默。

(4)
后来,其中一人的女朋友问了一句:你们有谁真正喜欢自己的专业吗?

全场安静。

  2014-06-06 02:09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