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5-31

今天整个专业的聚餐,酒后很多人来告诉我,抱着我,握着我,告诉我,这些年,虽然他们表面不同意我的观点,但其实是,在骨子里,他们是赞同我的观点的。之所以在此之前表现出不屑或者不同意我的观点我的做法,大多数原因是那样的话或多或少否定了自己整个二十来年的价值观体系。

这些人中,包括我大一时为了「价值观」问题争论很久的人。

在他们心中,我就是他们的那杆旗。

可能,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理想主义的小人,我就是他们理想中敢怒又感言,敢说他们不敢说的话,敢做他们不敢做的事的那个傻逼。

听到这些我很难受

历史也许一直在重演,我高中毕业时,也有很多人告诉我说「你一定要有出息」之类的话。

  2014-05-31 01:01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