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3-29

今晚没录电台,准确的说是录了,我闷闷不乐不愿意录,裴老板一个人抱个iPad在那录,整个过程无比沉闷以致于到最后我都感觉这厮自己要给自己说哭了,录完没有上传,他自己听了几句便删了。今晚的事按说不是什么大事,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反应如此强烈,大概相比事情本身,是时间不多了的缘故吧。

这半年我开始陷入一种做什么事都特别急躁的状态中,焦虑,说不好听点叫浮躁。

在某种角度来说这是好事,而仔细想想又未必如此,说什么「时间不多了」的理由其实挺扯的,到底是「时间确实不多了」还是「我们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我想,心里自有答案吧。之所以说「浮躁」,也因如此——时间很多,只是自己不愿给自己时间,急着去追一些看不清说不透的东西。

另外,关于做事,我跟裴老板这些年做事,一直抱着这么一种心态:我们不愿强迫任何人做任何一件哪怕极其微不足道的事。哪怕是上下级关系中的工作安排,如果你不愿意,我也完全尊重你的选择。(当然,后来我意识到了这种方法论的危险性。)

我做事,你愿意来帮我,是你看得起我,我感激不尽。你不愿帮我,我也打心眼理解,毕竟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国王,都会有自己的事可做,放开告诉我你不愿意,我不会记恨也不会埋怨,下一秒可能就把事情忘掉。(我只愿单纯的把注意力放在事情本身,而不是人情措辞。)

而一旦选择,一旦答应,就一定负责,就一定担当。而不能抱着一种「反正我是helper」的心态来做事。你可以不选择,可以拒绝,但一旦接受,就务必靠谱,否则对我的打击,对整件事情的影响,会比「直接拒绝」大得多,说得不好听点,这叫做「搅局」。

  2014-03-29 01:56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