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08

昨晚睡觉前才收到妈妈发来的消息,说今天是姥姥的一周年,我是不是赶不回去了,问我是不是忘了。

突然才意识到,一年了。

一夜似睡非睡的睡眠,梦里面一直在梦到姥姥:有姥姥快不行了我抱着姥姥;有姥姥回来了我惊喜的跑出去院子里喊着迎接姥姥,那是姥姥在的时候我常做的事情。白天的时候想想,原来有一种感情根本无法用时间去冲淡或稀释,它只会埋在心底,无论任何时候拿出来,它都是热腾腾的。也因为此,也没有过于因为没记得这日子而自责,我想,只有我懂便好了吧。

原本想早晨六点赶早班车回去,起来后跟妈妈打电话说我现在出发回去,因为时间来不及的原因,妈妈便不让回了。

没能回去去姥姥坟上,一个人在宿舍朝姥姥的方向磕了三个头,心里默念着对姥姥的话,又一股泪涌上心头。

如果每个人都是一颗小星球,逝去的亲友就是身边的暗物质。我愿能再见你,我知我再见不到你。但你的引力仍在。我感激我们的光锥曾彼此重叠,而你永远改变了我的星轨。纵使再不能相见,你仍是我所在的星系未曾分崩离析的原因,是我宇宙之网的永恒组成。

我知道,姥姥便是我的暗物质。

一年了,希望姥姥在那边好好的。

  2013-11-08 00:43   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