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矫情的话

1.说个矫情点的事吧,昨晚梦到你对我说,说我要退出了,我们最终还是失败了。这好像是我这些年做过的最噩梦的噩梦。

2.在某个时候我的小伙伴烨哥的微博签名是这样的:

未长大、在奔跑、还有梦。

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在我再看他的签名的时候,那地方就换成了:

2013年5月27日他关上了门,然后世界在改变。

谁也不知道签名是不是5月28号换的,更不会知道在5月27日那天具体发生了哪些事情。

3.在那个时候,在他身上发生的除了换了签名,还有名字也换了,从“pisces_niche”换成了“扪饭”。Pisces 是我到现在记住的唯一的关于星座的单词,而他也再不是三年前用着非主流网名的星座男了。

4.跟小孟聊在公司时的事。聊到我为什么从公司出来,这似乎是这个阶段我们在一起时最喜欢探讨的话题。今天关于此事我的理由是:

我就是讨厌那某种做事方法,就一个字,土。土、土、土,就是他妈的土!!!而我就是受不了这如此的土。在其他人公司打工我能忍,但在自己的公司还会出现这么土的事,我忍不了,所以我必须出来,否则是对自己的侮辱。

5.我自己性格上的弱点很明显:永远不能很好的跟人打交道。这是我这辈子工作中最软肋的一点。比如在跟人交代事情的时候,皆大欢喜的事倒没什么,但如果是沉重的话题我会不知道该如何开口,甚至跟最亲密的亲人朋友恋人在一起都是。性格软,不会拒绝人,另外连批评下属都会考虑再三并努力组织措辞。跟不太熟的人在一起不知道怎么聊天,只知道专业上的东西,否则交谈不会超过三句。永远不情愿求人帮忙,遇到这种情况心里就会犯怵,哪怕明知对别人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事甚至对方被我帮过。

6.跟小孟聊一些令人不太喜欢的行为,我想到在若干年前某个时候我也是那种状态。在那个时候我认为那样是对的,在那个时候我想如果有一天我变了,那将是我的悲哀。

7.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现在的我,我开始太在意别人的看法,开始做一件事关心所谓的“成败”。也许像小孟说的,前几年的我跟刚刚讨论的“令人不太喜欢的行为”差不多,可能像现在被我们讨厌一样在那个时候被别人同样的讨厌。但那时我自己很亢奋,很快乐。现在人们都觉得我变的懂事了,做事得体了,知道什么场所该说什么话了。
但是,只有我自己知道,我一点也不快乐了!

8.后来说到她从公司出来的事造成的这场风波跟“职业素养”的关系,说了很多关于此事我的见解。其实在之前我很讨厌这些东西,甚至我也一直主张有些事只要我不爽我就要在微博上说出来。
但你看现在,我的微博变成什么了,为了使自己在“职场”这个圈子变得更“专业化”,负面的不能说,感情的不能说,过激的不能说,私人的不能说。也许,再过些年要跟李开复差不多了吧?
我一点也不想这样。

9.老狼说想对19岁的自己说,我变成了你19岁时想象到自己变成那样子就会死的那个样子。不知道那个时候的我看到我今天的样子,会不会也想去死?

10.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现在的我也常常怀疑自己,是不是像前几年最怕的那样,“可耻的成熟了”?

11.所幸的是我还能意识到这一点,并时常告诉自己不要自欺欺人告诉自己说这是成熟了。并清楚的知道,这样是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