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还有很多东西都留在D区嘿!

晚上把杂草青年烩系列活动给停了,嘴上说因为精力不够可能只是一小部分原因。有些东西以梦想理想的名义说了一遍又一遍,连自己都开始觉得恶心。至少不是单单为了理想去做这件事。说到底,大多数目的性很强的事情,都会令我感到不适。

说白了就是为了什么。

今天跟骑过川藏的朋友一起喝酒聊天时一段话打动了我:很多骑过川藏的人喜欢赋予这趟旅行这样或那样的意义显得整个行为那么神圣那么超凡那么脱俗,其实全是扯淡,说白了我稀里糊涂的从成都骑到拉萨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想骑的远一点。想太多没用,把今天骑完就好。

比起两三年前,我清晰的知道要走的路是怎样的及这趟旅途会给我带来什么。也不再会像之前那样在一切社交媒体上逢人就说我要骑车去拉萨了balabala,也不会傻了吧唧的赋予它各种什么滑稽的意义,甚至在准备完成的最后一刻之前大多数亲朋好友都不会知道。在今天每个人身上都在发生着各种说走三年也走不了的"旅行"。这是个梦想与理想主义泛滥的年代,但真正去行动实现梦想实践理想主义的人太少了,理想主义病又犯了:要把世界变的更美好一点点,所以我这么做了。

我很欣慰自己不像两三年前那样了。

但兴许也应该感到悲哀呢,不是吗?

最后,夜里酒席散去跟城哥锋哥恍恍惚惚归来,望着远处灯火不通明的D区,念叨:再也不会在某个酒后的深夜晕晕的回到那里了,再也不会了。

之后就回到C区。

只是酒后一个人坐在C区这间屋子里环顾四周突然感到很陌生,你说怎么他妈的就一夜间突然就走了呢!?

怎么就他妈的一夜间都不一样了呢?

我还有很多东西都留在D区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