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地矗在那里改变不了的

新换了博客模板,换完自己看来看去,突然心里暗自觉得真他妈扯淡,好像从开始到现在就写个故弄玄虚的”Hello World”,除此之外竟然从没更新过。

这着实是个悲剧,其实每天都有话要说但每天又不知道有什么可以说。写东西就是这样,最起码就我来说如果我一直想着写出来给谁看的时候,我就写不出来什么东西,关于这点我想了很久觉得这是老天对不诚实的人的惩罚,不过如此说来有一点我又很难理解:那某社的评论员究竟是如何在短期内弄出那么一篇自己写过后自己都认不出来的狗屁的。

昨天在QQ签名上说了一句话然后就有人回复说这货成怨妇了,然后我就开始回忆,回忆的结果是这句话令我暗自高兴起来,因为我还没有改变。在一年前我曾经在想如果有一天我变成那些自己一直很恶心的人,将是多么悲哀的一件事,不知道那时候的我还会不会像这样傻逼呵呵的还记得起曾经心底的美好。今天跟朋友聊天时我们一同绘声绘色的畅想了一下未来可能有的那恶心的自己:40岁;头顶微秃;在企事业单位;小县城;可能是个干部;每月薪水两千五不算受贿;相信新闻联播;爱把腿伸桌子上泡茶看人民日报;爱在电脑上玩纸牌;爱在QQ上跟30岁少妇聊人生;爱在当地电视台采访时说排比句;爱公款旅游;见自己儿子对说新闻联播坏话会非常反感,尽管年轻时比儿子还疯狂;从不看书;觉得活得真他妈快活……

畅想完之后我们唏嘘不已,纷纷表示他妈的绝对不能变成那样恶心的人,但后来一想恶心之人未必觉得自己恶心,就像他们在QQ上跟30岁少妇视频聊天时没准觉得自己如此的高雅。所以关键不是我们会不会变成恶心的人,而是我们变成恶心的人后能不能意识到自己的恶心。其实一个人到了40岁,如果意识不到自己的恶心和碌碌无为,那么一辈子就这么过去也行也无所谓毕竟图个开心也就行了;但如果到了40岁突然发现自己变得如此恶心这一生将如此的碌碌无为,对于一个心底还装着美好的男人来说和可能一生将在痛苦与惋惜中度过。

关于一直写的东西和一直说的东西,肯定有大多数自以为是的三好青年们觉得“这货成怨妇了”,怨妇与否我不会去争辩,不用相信新闻联播,不用相信人民日报,也不用相信网络上的闲言碎语,心中有理的人自会分辨。而那些自以为是的三好青年们悲哀的是永远想不通也想不到自己跟40岁头发微秃的中层小干部有什么区别。

一年前我在想接下来的一年将会把我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甚至在这一年里我也无数次检讨自己是不是变得越来越麻木了,今天我才庆幸的发现:

但总有一些世界观,是傻逼呵呵地矗在那里的。无论多少的现实,多少的打击,多少的嘲讽,多少的鸽子都改变不了。——韩寒

  2010-08-16 20:34   21